安详地说出了三个字:“我自然

清晨,淡淡的晨雾中,图清风背着手在院中散步。神态安详,平和。他的步伐配合着呼吸的节奏,缓慢而随意。冰月舞明也自房间内走了出来,活动一下筋骨,开始慢吞吞地踱步。凝视着图清风的身影,他感觉怪怪的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但是观察了半天,也没有得出结果。冰月舞明微微摇头,心里想:真是个奇怪的人啊。转过身,冰月舞明向后院走去,打算去看看那里的花草。刚走了没几步,冰月舞明心里一动,忽然间想起了不对劲的地方。他骇然转过身,死死地盯着图清风的身影。淡淡的雾中,图清风悠然而行,浑身充满了安详与平和的意境,似乎与淡淡的雾融为了一体。以至于使人有一种怪异的错觉——图清风竟然成为了一个雾之精灵,无处不在,又无迹可循。而更让冰月舞明惊骇的是,图清风看似随意而迈的脚步竟然严谨有序,每一步的跨度均保持一致,精确的为一英尺,丝毫不差!这是什么武功!冰月舞明轻轻吸了一口冷气,油然升起一种敬畏感。呆呆地看了半晌,他实在忍耐不住了,想过去和图清风谈谈。但是,他的心里刚刚产生这个念头,再看图清风的时候,却忽然发现自己无所适从。图清风在雾中悠然而行,而淡淡的雾也在他的身边流转。冰月舞明此时竟然分不清图清风和雾的区别了!一个大活人明明就在眼前不远处走动,可自己却感觉不到这个人的存在!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,还是自己的大脑出了问题?冰月舞明不知所措地在原地呆立,感觉脊柱凉飕飕的直冒冷气,虚弱得要命。不知过了多久,眼前微微一阵错晃,图清风悠然走了过来。冰月舞明的感官立刻正常了,终于可以真实地感觉到图清风的存在。图清风走到他的面前,神色安详地说:“早安,冰月先生。”冰月舞明凝视着图清风的眼睛,试图从中发现什么东西。但他立刻就放弃了。图清风的眼睛像淡淡的雾一样迷蒙,让人无法从中发现任何东西。他单刀直入地问道:“先生,你刚才在练武功吧?”“是的。”图清风坦然回答。冰月舞明沉默了片刻,肃然问道:“请问先生,这种神秘的武功是什么?”图清风眼中的迷蒙消失了,变得目光如水,“无极之雾影。”“无极之雾影?”冰月舞明喃喃道,不太明白。图清风问道:“《道德经》有所闻否?”冰月舞明肃然起敬道:“上古道家宝典,人间三大奇书,当然有所闻。”图清风悠然道:“视之不见,名曰夷;听之不闻,名曰希;搏之不得,名曰微。此三者不可致诘,故混而为一。其上不轍,其下不昧。绳绳不可名,复归于物。是谓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,是谓惚恍。迎之不见其首,随之不见其后。执古之道,以御今之有。能知古始,是谓道纪。”冰月舞明喃喃自语道:“上篇第十四章。”图清风微微点头道:“无极之术就是据此道而成,功发则与自然浑为一体,使人‘视之不见、听之不闻、博之不得’。”冰月舞明思索着说:“故发功者可达到‘三者不可致诘,故混而为一’的恍惚混沌心态,而旁人若妄动思想去辨识,那么,真消息将隐遁无存。”图清风赞许地点点头,表示冰月舞明的悟性很高。冰月舞明沉思了半晌,饶有兴趣地问:“请问先生,无极之术有多少种呢?”图清风略一考虑,说:“理论上,无极之术变化万千,可敷衍出无数种。目前我已练成的有五种。”“噢?”冰月舞明的兴趣更浓了,有些急切地问道:“除了雾影,还有四种是什么?”图清风坦然道:“另外四种分别是:水心、木箨、月晕、风号。”冰月舞明沉吟道:“雾影、水心、木箨、月晕为‘夷’之术;风号为‘希’之术……嗯?你没有练成‘博之不得’的‘微’之术吗?”图清风轻轻叹息了一声,道:“未能破心障,故不能成。”冰月舞明凝视着图清风,沉声道:“先生是有大智慧的人,怎能勘不破心障呢?”图清风带着淡淡的悲哀,轻叹道:“不欲所为。”冰月舞明的心轻轻一颤,目光转到了图清风雪白的长发上,感觉心中的某种东西悄然弥散出来,不知不觉迷茫在缭绕的雾中。雾浓了。图清风静静地站在冰月舞明的面前,近在眼前,却又远在天涯。他的目光如水,带着一点点悲伤、一点点无奈、一点点迷蒙。就像水中有细微的波纹,可见其流转,却无法分清水纹的交错一样,永远没有人知道在这淡淡如水的目光下,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。薄如轻纱又厚似如幔帐的晨雾在他身体四周流动,似无数细小的婀娜少女在轻柔地曼舞。而他苍白如纸的脸庞在这层面纱下显得有些模糊,雪白的长发则几乎彻底融于雾中。冰月舞明有些恍惚,有一种身在梦中的不真实感。悲哀的情之至深的梦。悲哀的情之至深的雾。他强行压制住想放声大哭的冲动,用自己听起来都觉得是梦呓的语气呻吟道:“真是寂寞啊……”雾更浓了。梦更深了。冰月舞明迷醉了,只是希望永远沉浸在这个梦幻之中,永远融于这个与他紧紧纠缠在一起的雾中,永远不要见到阳光,永远不要醒来。就这样与雾之精灵融为一体,在无数的岁月里孤独地存在……“唉!”一声叹息,如悠长的钟声自远方传来。却又清晰如在耳畔,清朗如在心中。冰月舞明蓦然清醒!缭绕在四周薄如轻纱又厚似如幔帐的雾,瞬间无影无踪,如同见到了阳光般神奇地消失了。图清风的容貌立刻清晰地浮现在眼前,目光仍然如水,只是有了许多波动。冰月舞明愕然张望,发现此时早已天光大亮。雾呢?刚才的雾呢?刚才那缭绕在四周薄如轻纱又厚似幔帐的雾呢?既然已经天光大亮, 人气最高的棋牌游戏排行榜怎么会有这样的雾呢?难道刚才真的是在梦中?冰月舞明疑惑地看着图清风, 高人气棋牌游戏推荐刚想出声询问, 捕鱼王游戏投注平台图清风却先说了一句奇怪的话:“难道最深的情不是忘情吗?”冰月舞明愣住了, 真人网上捕鱼赌博游戏平台不知道图清风为何有此一问。但他立刻就明白。因为一个声音逐远而近传了过来:“既已忘情,为何还能以情惑人呢?”接着,冰月舞明就看见了一个人缓缓走了过来。一个身材颀长的老者。衣着雪白的长袍,头发与长长的胡须一如身上的长袍般雪白,随着晨风轻轻飘动。目光平和、温润,如同绝世美玉的光泽般圣洁。他一只手负在身后,安详、悠闲地缓步而行,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,充满了脱凡超俗的意味。冰月舞明一见此人,立刻就有施礼膜拜的冲动。他心神俱颤地凝视着此人,目光一丝也移动不得。图清风凝视着远方的天空,带有一丝倦意地说:“我忘情,而人有情,故能惑人。”那个老者飘然来到二人身前,微微仰头,如图清风一样凝视远空,神态安详地说:“以情惑人,情又何曾不惑己呢?”“忘,故不惑。”图清风淡淡地说。“惑,故未曾忘。”老者平和地说。“为何人被我惑?”“因为你有情。”“人有情而能以情惑人否?”“情所惑情矣。”“你不惑,故多情?”“非也。无情,故不惑。”图清风轻叹一声,微微摇头道:“与生俱有,何能无情!”老者微微一笑,瀛瀛之意如怒涛中飘然而来的一叶轻舟。他缓缓伸手一指天,又一指地,安详地说出了三个字:“我自然。”图清风浑身一震,低头沉思起来。冰月舞明一直在听图清风与这个老者的对话,觉得二人充满了超出世人的智慧与灵性,句句珠玑,玄理包含致深,引发了他的机窍,使他不断在思索着。而当这个老者说出“我自然”这三个字后,他同图清风般浑身一震,陷入了灵光大盛的苦思之中。老者单手负在身后,悠然凝视着远空,一副仙风道骨的超俗神态。半晌,图清风谓然长叹,抬起头凝视着老者道:“不欲所为。”老者淡淡一笑,似乎早已知道图清风的执着。他淡淡地说:“自然之理存乎自然,弗已然,顺其自然。”图清风轻叹一声,道:“多谢师父教诲。”老者仍是淡淡一笑,没有说话,却把目光转向冰月舞明,目光温和。正在沉思的冰月舞明听到图清风的这句话不由大吃一惊,心神俱颤。原来这个超凡脱俗的老者竟然就是人称“三界无鬼神,天下有一人”的天机老人!天机老人,原名图冰玺,华龙王国皇室成员。3497年1月1日出生于华龙王国首府大都,行业资讯华龙王国第七十五任国王图冰章之兄,拥有“冰玺亲王”的爵位。3549年2月1日当选为华龙王国第五十二任王族首席长老。3561年1月2日,图冰玺突然辞职并放弃亲王爵位,随即遁入深山之中隐居修行,十年后出山。修行十年的图冰玺,在短短一年之内就以无人能敌的武能、神能、文韬、武略而闻名于世,因其似乎可以洞悉天机、预示未来,而被尊称为“天机老人”。3572年6月4日,图冰玺突然来到图清风家中,将年仅五岁的图清风带走,收为他惟一的传人。六十四岁之后的图冰玺神秘莫测,包括图清风在内,没有人知道他在3561年至3571年的十年间发生了什么事、遭遇到了什么、领悟到了什么。只知道从3571年之后,图冰玺突然成为了半人半神似的神秘人物。有人推测,图冰玺很有可能在3561年1月1日突然得到了神谕,成为侍奉“黄金龙神”的使者,因此也有人称他为“持有黄龙之耳的神之使者”。冰月舞明当然知道这个半神半人的天机老人,在他的心目中,天机老人根本就是神的化身,是个遥不可及的梦中人物。但此时,这个遥不可及的梦中人物就站在他的面前,如此的清晰,如此的透彻。在天机老人温润如玉的目光下,冰月舞明心头狂震不已,激动得头皮发麻,呆呆的说不话来。“你好。”天机老人语气温和地说,光滑的面庞浮现出一丝笑容,如皑皑雪原中惊现红梅一枝。冰月舞明梦呓般回应:“你好。”话一出口却蓦地醒过神来,急忙深深鞠躬,毕恭毕敬地说:“您好。晚辈冰月舞明,拜见天机尊者。”天机老人又是淡淡一笑,轻声说:“冰月先生多礼了。”冰月舞明如孩子站在德高望重的长者面前,有些无措地说:“尊者勿称晚辈为先生,实不敢当啊。”天机老人微笑着说:“人如草芥,莫不自然。世间万物,无贵贱矣!”冰月舞明沉默了片刻,恭敬地说:“是。晚辈明白了。”天机老人用洞悉一切的目光注视着冰月舞明,平和地说:“清风适才情有所悟,终而炼成‘情深世间’之功。先生既然能被‘情惑’所迷,必是情重之人,勿要逆性而行,以免反坠魔界。”冰月舞明心头大震,知道天机老人已经视透了自己的内心。沉默了片刻,他沉声问道:“尊者,我性至此,如何不坠魔界?”天机老人宽容地笑了笑,轻松地说:“如持水而行。覆,碗虽殁,然水归于地,存于自然,生生不息。”冰月舞明大悟,微笑着说:“是了。何必牵强执着,我就是我。”天机老人报以微笑,道:“然。”冰月舞明轻松起来,一扫先前的惶然拘谨,恢复了自然的神态。天机老人把目光转向图清风,平静地说:“你所成之功非‘忘情世间’,而是‘情深世间’。若遇‘无情’之人,必适得其反。谨之。”图清风不以为然地说:“何人能与师父并驾齐驱。”意思是说,除了天机老人的“无情”,世间没有人可以破得了他的“情深世间”。天机老人悠然说:“自然而然,谓之无情。不迷不惑,至理至性,也谓无情矣。”图清风微微一震,神色有些凝重,沉默起来。半晌,他长叹一声,有些无奈地说:“弟子明白了。”天机老人微微一笑,没有说话,却转过身,向在十几米外的图正山等人招了招手。就在图清风与冰月舞明单独谈话的时候,图正山等人就已经自屋内出来了,他们一直在不远处旁观,谁也不敢过去打扰他们。图清风在回答冰月舞明的问题时,忽然情有所悟,练成了神奇的“情深世间”之功。功力一发,冰月舞明立刻被“情惑”所迷,不能自拔。而在不远处观望的图正山等人因不在“情惑”的功力范围之内,所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整个过程。天光已经大亮,淡淡的晨雾早已消散了。可他们清清楚楚地看见,图清风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雾气,在五六米的范围内形成了一个雾团,将他和冰月舞明包围起来。而冰月舞明则眼神痴呆,像个木偶似的呆立不动,浑然不知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异景。他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疑为发梦。就在他们看着匪夷所思的这一幕神慌意乱的时候,随着不知何处传来的一声叹息,他们不能置信地看见,那缭绕在四周薄如轻纱又厚似幔帐的神秘之雾,竟然飞快流动起来,瞬间被图清风吸回了身体之内,消散得无影无踪。眼前的一幕是如此的诡异,以至于图清风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动摇起来,在“神”或“魔”之间摇摆不定,无法确切定义。随后他们就被飘然而至的天机老人所吸引,惊为天人临世。图正山目不转睛地看着天机老人,问身边的图刚正:“正伯,这位老先生你认识吗?”图刚正凝视着天机老人,神色索然。半晌,他轻叹一声,淡淡地说:“他就是天机老人。”“天机老人!”众人大吃一惊,脱口惊呼。天机老人世出华龙王国,举世闻名。因此在华龙国人的心目中,他就是天神的化身,是至尊无上的“黄金龙神”的使者。现在这个“神”就出现他们的面前,真实而清晰,令他们心神激荡不已,惊喜万分。因此,他们崇敬地凝视着天机老人的一举一动,运足了功力,将他所说的每句话收入耳中,牢牢记在心间。天机老人忽然转向他们,并向他们招手,令他们一下子觉得不知所措,呆立当场。图刚正轻轻叹息,带着少许疲倦说:“他招你们过去。去吧。”图正山等人醒过神来,神色庄重地走了过去。来到天机老人的面前,六人毕恭毕敬地行礼,带着无限的崇敬说:“拜见天机尊者。”天机老人微笑着说:“毋须多礼。”众人起身,用敬仰的目光看着天机老人,激动万分。天机老人清澈、温润如玉的目光一一扫过六人。众人立刻觉得天机老人的目光洞悉了一切,把自己看得极为透彻。但这六个人极为坦然,不惊不骇,反而轻松起来,变得自然了。天机老人笑意盈盈地点点头,温和地说:“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你们很好。”这六个人同时觉得心中轻轻一颤,如清风拂面,适宜而清澈。他们再次鞠躬道:“多谢尊者教诲。”天机老人微笑不语,把目光转向图清风,伸出右手食指,对着他轻轻虚空点了一下。图清风面无表情,也伸出右手,食指在虚空中画了个圆圈,然后深深地向天机老人鞠了个躬。天机老人轻叹一声,一言不发,转身而去。在众人的目光中,天机老人缓步而行。他明明只是缓慢地迈出了一步,可人却已经到了几米开外。再走几步,却已身在几十米外。眨眼间,飘飘白袍就无影无踪了。众人呆呆地看着天机老人消失的方向,心里充满了惆怅。许久,冰月舞明怅然长叹道:“直到此刻,我才能体会到‘神龙一现’的那种感觉啊。”说完,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图清风,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态,用一种很不友好的语气说:“先生介我之境悟得‘情深世间’神功,可喜可贺。但先生神功一成,却立刻拿我试刀,用‘情惑’迷我,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?”图正山等人这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均暗暗吃惊。不过一听冰月舞明有兴师问罪的意思,都极其不满。图俊文冷冷地白了他一眼,心里想,你这条命都是我们大人捡回来的,拿你练功有什么了不起的。亏你还好意思!图清风却毫不在意,悠然说道:“赔礼如何?”冰月舞明嘴角微微一撇,懒洋洋地提出了他的要求:“十三支飞刀。”

  济南时报记者李夫杰

  吉哲鹏、丁怡全、字强/新华社

,,pt视讯游戏网投平台
posted @ 20-06-04 05:18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能提现的手机麻将游戏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