惩罚敌人并保护我们的亲属国才是当务之急

吃过晚餐,图清风将三位客人引至客厅,喝茶聊天。图正山按图清风的吩咐,将在斯坦国宾馆狮鹫宫遇袭后起出的四枚刺龙矢拿了过来。图清风指着这四枚刺龙矢,对孙之名、图和二人说:“这是图正山在斯坦国遇袭后起出的,现呈交两位,希望能追查出点线索。”两个人各自拿起一枚刺龙矢,仔细端察。图梵无问道:“当时很凶险吧?”图清风点点头,“本来图正山、图正水必死无疑,庆幸的是图正山忽然有所预感,少走了一步,恰好逃过此劫。”孙之名抬起头说:“他俩儿命够大的!”图和放下手里的刺龙矢,摇摇头说:“与刺杀多长老的相同,均为伊斯卡帝国专供出口之物。”看着图清风询问的目光,他解释说:“可以制造重金刺龙弩的四个国家在每件产品上均刻有编号,根据编号就知道是哪个国家制造的。我曾经联系过伊斯卡帝国有关部门,得知这种以‘e-w’为开头编号的产品均是他们出口到西方的产品。”孙之名接过话说:“但我们又无法确定敌人就是来自西方,因为存在产品转卖的因素。”图和一摊手说:“也就是说,敌人虽然用的是出口到西方的刺龙矢,却可能来自地球的任何地方。”图清风淡淡地说:“任何阴谋的背后都有受益人,谁得到的利益最大,嫌疑也就最大。”图清风说是关于侦探推理的一句金科玉律,确立数千年来依然有效。他毕竟当过警务大臣,深知如此。孙之名沉默了。他知道图清风这句话背后的意思,但这不是他这个警务大臣所能评论的事,于是就闭口不言。图和眯起了眼睛,自言自语般地说:“刀辉、赵无极、可斯丹、德意志。”图清风说:“报私仇的成分很少。”一句话,等于把刀辉、赵无极排除了。刀辉和赵无极肯定对图清风恨之入骨,但就这一连串的事件来看,他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手笔及能力。顶多是与某个庞大的集团相互勾结,在其策划下操刀而已。做为凶手的可能性倒是有,做为敌人就谈不上了。所以说,按着图清风的推断,在目前形势下最有可能的就是德意志王国。图梵无中眼中精光一闪,沉声说:“德意志的野心这么大吗?”图和干笑了一声,说:“它现在最怕的是我国插手北方大陆,新世国在华、夏两国的支持下如哽中之刺卡在它和宿敌之间,如何安心?不但不能消灭宿敌,反而有被新、斯结盟消灭掉的危险。所以,无论是从本国安危还是称霸北方哪个方面考虑,他们都要这么做。”图梵无看了图清风一眼,然后对图和严肃地说:“所以,这根本不是单纯的个人行为,而是某个国家藐视华、夏两国尊严的敌对行为。袭击金龙武士、暗杀亲属国国王、公然刺杀首席长老、诽谤国王、破坏政府稳定,这些令国民激愤的卑劣行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原谅的。必须予以惩罚!”图和叹了一口气,说:“问题是议会恰恰不了解背景,他们只是在秘密出兵上纠缠不清。而且,多长老的遇刺给议会的刺激太大,议员老爷们已经被愤怒激昏头脑喽。”图梵无瞟了图清风一眼,慢条斯理且凝重地说:“应该有人向议会说明一切,不但可以将陛下从麻烦中解脱出来,又可以使那些议员们相信,惩罚敌人并保护我们的亲属国才是当务之急。但是,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示敌人来自何处。”“需要熟悉整个事件发生背景的当事人。”图和点点头,皱起了眉头。“是啊。”图梵无叹了一口气,也皱起了眉头,“接受议会调查是件让人很头痛的事情哪。”“而向毫不知情的议会详细说明情况更繁琐,更让人头痛。”图和也叹了一口气。“如果不这样,等到议会结束调查就晚了,到时候连新世帝国是否还存在都是个问题。”图梵无重重叹了口气,又瞟了图清风一眼。自这两个人开始一说一唱,图清风就保持沉默,只是捧着茶杯悠然喝茶,一付悠闲自得的样子,不闻不问,任由二人说来说去。其实图和与图梵无一进门,图清风就已经大概知道他们的来意了,刚才二人一开口就更加明确了。但他就是不表态,使两个人大为着急。他们煞费苦心地演这出戏就是想让图清风接受议会调查,并向议会详细说明整个事件发生的背景。这样,不但可以使图尔免遭弹劾,又可说服议会出兵北方大陆。王族长老议会和几名重臣曾经商讨了很长时间,最后认为只能是图清风出面才能达到目的,其他人将会花费很长的时间才有可能说服议会。但问题是图清风的孤僻、古怪及淡漠是出了名的,而且谁都知道图清风最厌恶琐碎、嗦的事情,他根本就没有耐心接受调查并详细说明情况。他如果不配合的话,接受调查时肯定不是闭口不谈就是冷冷地顶回去,最后只能是不欢而散,反而更加糟糕。所以大家经过商谈,决定由图梵无、图和二人采用旁敲侧击的方法来说动图清风,让他配合议会调查并向议会说明整个事件背景情况。这两个人刚才所说的话都是事先商量好的,甚至赶在伯爵府开餐的时候连衿来访都是特意安排的,为的就是增进一下感情,打好铺垫。否则的话,以二人的身份及地位,怎能不请自到还厚颜地说“前来叨扰一餐”呢?此时图梵无、图和见图清风就是不表态,任由他们说破天还是油盐不进,均在心里暗暗叫苦。二人对视了一下,均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奈的神色。他们知道再怎么说也没有用了,只好同时叹了一口气,闭上了嘴巴。沉默了一会,二人觉得好生没趣就同时告辞。孙之名闷坐了半天也觉得无聊,跟着一并告辞。图清风送三人到了外门,随意客气了几句,正要返回的时候,图和有些不甘心,客客气气地说:“伯爵阁下,我与长老刚才商谈的事你是知道的,如果有合适人选请推荐给我们。”图清风的眼中闪过一道嘲弄的神色,淡淡地说:“我此次回国就是为了处理此事,难道两位不知道吗?”然后微一鞠躬,转身就走。图梵无与图和面面相觑!他们看着图清风高大的背影及妖异舞动的雪白长发,真是哭笑不得,这时才知道被这个古怪的清风伯爵给耍了。“咳、咳、咳……”孙之名捂着嘴直咳嗽,神色古怪。他是看到堂堂王族长老和军机大臣被图清风耍得哭笑不得,不由大乐。但是又不能笑出来,只好拼命忍着,用咳嗽来掩饰。图和没好气地白了孙之名一眼,自嘲地说:“以清风伯爵的脾气来说,这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。”图梵无尴尬地清清嗓子说:“不管怎样,这次的麻烦总算可以解决。”“走吧。”图和讪讪无趣地上了车,自言自语地说:“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。”“是呀,只要图清风插手,就没有办不了的事……”图梵无喃喃道,也上了车。三辆车随即驶出清风伯爵府,各奔东西。※※※※清晨,淡淡的薄雾中,图清风默默站立在爱妻墓前,轻轻抚摸墓碑,神色沧然。墓碑冰冷,似乎在提醒他生死相隔的无情与冷酷。此时他的心中并不悲哀,只是充满了无奈。这种无奈就像是四周缭绕的薄雾,与他融为了一体,超越了悲哀。痛到深处则无痛,情到深处则无情。许久,缓缓升起的太阳驱散了缭绕的薄雾,把春日的温暖撒向每一个角落。图清风俯下身,轻轻地亲吻墓碑,然后带着落寞转身,离开。四名黄金龙武士幽灵般显身,呈保护阵形围到了图清风四周。而在图清风身后三十码的地方,两名黄金凤武士则呈八字形跟随。六个人组成了严密的共字形保护阵列。尽管图清风很不愿意,但是他们六人还是采取了最严密的保护措施。因为接二连三的刺杀活动使他们认为目前国内比在国外时更危险,所以他们尽最大的努力来保护他们的主人,不容一点差错。也就是目前人手不够,否则的话,图正山一定动用保护国王的十六人垂字形保护阵列。走在寂静的小径上,图清风的心思也如微微吹起的春风一般飘扬。路旁新绿的小草上沾满了晶莹的露珠, 真人棋牌在线游戏平台在晨光的照射下显得生机盎然。一声声悠扬的鸟鸣在或远或近的地方响起, 真钱的棋牌游戏网站循声望去, 网上真人棋牌现金游戏平台迷漫柔和的阳光中, 二八杠在线网投游戏依稀可见数只小鸟在已发新枝的大树上欢蹦。这是一个平和、宁静并且充满了生机的世界。图清风缓缓地走着,感受着这一片平和与宁静,无欲无念,不喜不哀。这几天,他每天清晨都要在爱妻的墓前静思一段时间,然后就沿着这条宁静的小路缓缓地走回去。他需要放松,需要这种宁静与平和把心中的烦躁排挤出去。他不能让不好的情绪影响大脑,更不想任由自己的喜恶坏了大事。整整三天的调查让他厌恶透顶。但是他必须控制住情绪来接受繁琐的调查,并且还要不厌其烦地向议会说明整个事件背景。尽管他有所准备,但是整个调查过程惊人的繁琐。调查委员会事无巨细地询问、调查了他在3602年8月27日至3063年4月2日其间所有的活动,并且追查他所使用的每一笔经费的去向。图清风以罕见的耐心回答了所有的问题,几乎接受了每一项调查。尽管如此,他与调查委员还是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。当一名委员追问他遇刺后为何能奇迹般一夜痊愈时,他冷漠地拒绝回答。当时他的冷傲激起了这名委员的怒火,他严厉地警告图清风说出真相,并说图清风在此期间的所有活动均是违法行为,罪犯根本就不存在个人隐私。图清风对此的回答是当场给了这名委员一记响亮的耳光,打脱了他三枚牙齿。理由很简单,这名委员侮辱了皇室成员。这个粗鲁的委员随即被逐出调查委员会,并被剥夺了议员资格,一天后,被警务大臣孙之名以侮辱国家贵族及皇室成员的罪名逮捕。这件事尽管很不愉快,但是并未影响调查的继续进行,也没有引起议会的愤怒和反感。因为这仅是那个议员的个人行为,并未得到委员会的许可。并且当时他过激、不当的言辞也引起了其他在场委员的反感和不满。议会经过调查,似乎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,因此对此次事件的调查加快了速度。今天上午就要公布调查结果,并且对几个民众议员提出的弹劾议案进行表决。对于似乎要决定图尔命运的调查结果,图清风一点也不感到担忧。同样,王族长老会、图尔及大臣们也很乐观。没有人认为图尔会在此次事件中被弹劾掉国王的宝座,也不会有人因此而丢官弃职成为替罪羊。此刻的图清风并没有考虑几小时后的调查结果公布,清新的空气使他的心里充满了平和,他不想让这些事情破坏难得的好心情。因此,当图清风离开这里的时候,心中仍是平和的,尽管有一些依恋。坐在宽大的车厢里,图清风习惯性地凝视手上的戒指,沉默不语。对面的图正山也注视着图清风的手指,心里充满了困惑。想了想,他鼓足了勇气问道:“图大人,我想请教一个问题,不知……”图清风头也没抬,淡淡说道:“问吧。”图正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那天图俊文遇袭时您一指弹飞了刺龙矢,不知您那一指是什么名堂?”“惊神。”图清风淡淡说道。“惊神?那一指就是惊神?”图正山吃惊道。图清风仍没有抬头,补充道:“‘天机一指’中的‘惊神’。”图俊文吐了一下舌头,喃喃道:“惊神一现,鬼魉莫怨。那就是传闻中的‘惊神’呀。”图正山点点头说:“早就听闻‘惊神’有神惊鬼怨的威力,只是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可怕,连刺龙矢都能弹开。”图清风抬起头,淡淡地说:“并没有那么夸张。当时我如果不是先劈了一掌,减弱了刺龙矢的力道,那么我的中指就废了。”说到这,图清风的心里又生起了一丝困惑。那天他虽然弹飞了刺龙矢,但是中指却受伤不轻,按理说没有一个月是好不了的。但是没想到一夜之间中指就恢复如初,好像一点伤也没有受,令他极为困惑。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想到答案,只是隐隐约约觉得与他去年在空虚之地的遭遇有关。“那威力也相当惊人啊。”图正山感叹道。图清风再次低头凝视戒指,缓缓地说:“天机一指力道的运用不同于其他武功,气走灵外、力运阴柔、神纳空虚。名为一指实为六指:拇指‘破军’、食指‘碎泰’、中指‘惊神’、无名指‘抑元’、尾指‘莹惑’,五指齐出为‘天机’。”众人恍然,这才明白天机一指的名堂。沉默了一会,图清风接着说:“五指的力道各不相同,使用方法也不同。‘破军’为戳、‘碎泰’为按、‘惊神’为弹、‘抑元’为划、‘莹惑’为斩。”说到这,他抬起头扫视了众人一遍,缓缓地说:“以你们目前的能力来看,能提现的手机麻将游戏每人可学其中一指。”众人一愣,接着欣喜若狂,控制不住地齐声低呼。图清风把脸转向窗外,平静地说:“天机一指并非逐指习练,而是根据自身的能力有择而习。也许是从威力最弱的‘破军’开始,也许是从最强的‘莹惑’开始,因人而定。”图俊文兴奋地说:“大人,如何知道自己该从哪个手指开始呢?”图清风转过脸,说:“你们左手成拳,闭目齐弹。”大家闭上了眼睛,将左手紧握成拳头,然后五指使劲一弹。图清风把这六人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,然后闭上了眼睛,眉头微皱。大家睁开眼,紧张地看着他,大气都不敢出。不一会,图清风睁开眼对众人说:“正山、晶盈可习‘抑元’,俊武可习‘莹惑’,俊文、正水可习‘碎泰’,馨盈可习‘惊神’。”六人喜形于色地齐声说:“多谢大人!”图清风把脸转向窗外,轻叹了一声说:“可惜无人能习‘破军’,否则五人联手可做‘天机’。”图正山自信地说:“大人,我们会努力的!将来一定能联手‘天机’!”“但愿吧……”图清风轻叹了一声,出神地凝视着窗外沉默了。※※※※半个小时后,图清风到达了王宫。当他缓缓走进议会大厅的时候,所有议员的视线都落在了他高大的身上,同时整个会场响起一片低沉的“嗡嗡”声。他默默地走到旁听席坐下,苍白的脸庞没有任何表情。一名年老的议员来到了他的身前,凝视着他默不作声。图清风认识这名年老的民众议员,他叫武杰,是图清风父亲的生前好友,算是图清风的长辈。图清风缓缓站起身,微微鞠躬,恭敬地说:“武议员,您好。”武杰苍老的面孔上泛起一道笑容,他轻轻拍了拍图清风的肩旁,缓缓地说:“有此之子,你父在天国慰矣。”图清风的心里升起一道暖流,沉声说:“谢谢武议员……武伯父!”武杰笑了,深深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开,回到了座位上。图清风刚要坐下,就听一人大声说:“一夜百年天下惊,黑衣白发见清风!我冯祝行就佩服有情有义之人!”接着就见前方不远处一个人站了起来,转身向他走过来。这个冯祝行四十出头,身材高大、魁梧,皮肤黝黑,留着短髯。双眼炯炯有神,甚是威猛。图清风并不认识这个冯祝行,但看他来自民众议员的席位,知道此人应该是一名民众议员。冯祝行虎虎生威地走到图清风身前,目光如炬,身材竟然和图清风差不多高大。他向图清风微一鞠躬,朗声说:“清风伯爵阁下,请恕冯祝行冒昧。只是阁下情深意重举世皆知,就忍不住前来认识一下。”图清风回礼,说:“本人万分荣幸。”冯祝行声音洪亮地说:“伯爵阁下在域外大扬国威,令整个世界为之震惊,实是我华龙王国的荣耀!”图清风淡淡地道:“究其根本,政为尚。”冯祝行爽朗地大笑起来,然后说:“可偏偏就有一些人目光短浅,竟然连最基本的形势都搞不清楚。最可笑的是有人竟然相信是国王陛下谋刺了多长老,真不知道他们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!连白痴都能看出来这是敌人的诡计!亏这些人还有脸坐在议会的座位上!”他的话音一落,顿时有几个议员勃然色变,身子动了动,似乎想起身怒斥冯祝行。但这些人对冯祝行似乎比较忌惮,最终没有出声。冯祝行不屑一顾地扫了这些人一眼,冷冷地哼了一声,然后继续大声说:“敌人袭击我国金龙武士、暗杀我国亲属国国王、公然刺杀我国首席长老、诽谤我国国王、破坏我国政府稳定,根本就是对我国的公然挑衅!我神圣的华龙王国岂能忍受宵小之卑劣?必须给予敌人最严厉的惩罚!我们要让全世界知道,华龙王国的神圣不容一丝一毫的侵犯!”“好!”许多议员轰然叫好,热烈地鼓掌,一时间群情激昂。冯祝行似乎很满意自己颇有煽动性的“演讲”,他向四周鼓掌的议员微微鞠躬,然后凝视着图清风,声音洪亮地说:“如果有机会,我将跟随伯爵阁下挥刀杀敌!”他的话音一落,场面立刻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注视着图清风,看他如何答复冯祝行。图清风面无表情,冷冷地说:“不可能。”冯祝行顿时脸色一变,满脸严霜。图清风一仰头,冷冷地说:“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让华龙王国派议员上战场!”“哗!”全场顿时掌声如雷,几乎所有人都骄傲地挺胸昂头,热烈鼓掌。甚至还有人高呼:“神圣的华龙王国万岁!”冯祝行哈哈大笑,紧紧握住图清风的双手,大声说:“说得好!过去没有、现在没有、将来也不会有!”说完,他向图清风深深一躬,转身离开。这时,王族长老会全体长老及两议会调查委员会成员进场了,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到场面如此热烈均诧异不已,莫名其妙地面面相觑。几名议会秘书低声给他们解释了一番,众人这才知道发生的这出颇具戏剧性的会前序曲。图梵无隔着众人凝视着图清风,目光深邃、热烈,颇有深意地点点头。图清风面则无表情地坐着,眼神淡淡的。“国王陛下到。”随着一声唱诺,全体人员起立。图尔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,显得很轻松,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将要对他进行的调查议案表决。他向众人挥手致意,然后在图龙的指引下落座在旁席。一干政府官员随后走了进来,均在旁席落座。议会主持人走上了前台,敲了敲肃静锤,场面立刻安静下来。这个主持人竟然就是先前和图清风打过招呼的民众议员武杰,这使图清风感到有些意外。武杰严肃地说:“各位议员,在我们进行此次议会之前,我建议全体人员为多思长老默哀一分钟。”众人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悲痛甚至是悲愤的神色,默不作声地起身,双手交叉放在胸前,低下了头,大厅里充满了沉重的气氛。鸦雀无声一分钟后,武杰缓声说:“由于整个事件具有特殊性,所以现在就由调查委员会直接公布调查结果。”说完他对一旁的一个老者说:“请调查委员会主席赵铁超议员公布调查结果。”赵铁超缓缓起身,走到发言台上,手里拿着厚厚一叠的报告。他打开报告,缓缓地说:“受王族议会及民众议会的委托,本着公平、公正、寻求真相的原则,调查委员会对国王陛下秘密派兵出国一案进行了调查。现在,我们十七名委员相信对于此案已经获悉了全部真相,并且在观点一致的情况下作出了结论。此刻,我将代表调查委员会向各位尊敬的议员、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。”说完,赵铁超就开始公布整个事件调查结果。整个报告相当长,也相当详细。从3602年8月25日图尔偶遇传说中的羽圣七世并得到了圣者的警示开始,历经了图尔收刀雨为义子、图清风和丝露于3602年8月28日遭遇海盗赵无极、3602年8月29日的云龙号惨案、3602年9月2日图清风偶然救了刀雨并预示新世国将发生政变、3602年9月19日新世帝国发生政变、3602年9月27日图清风和图尔的会谈内容、3602年9月27日王族长老会秘密会议的内容等等。以上这些事件被一一详细说明,并说明了各个事件相互间的联系。说到这里,赵铁超并没有公布结论,对图尔秘密出兵的行为也未作任何评论。他只是提醒在座的议员一定要注意各个事件之间的相互联系。然后就是证人作证。图尔、图清风、王族长老会全体长老、警务大臣孙之名等人一一宣誓作证。接着又宣读了丝露亲笔所写的证词、原夏龙国“云龙号”船长周正的亲笔证词。所有一切完成后,赵铁超仍不公布调查结果,却严肃地说这仅是调查的开始。接着他又开始公布事件经过,从3602年10月10日银星山战役开始,一直讲到了3603年4月2日图清风到达夏龙王国参加岳父葬礼为止。整整半年的时间,图清风所有的活动均一一公布,而在此期间图尔和王族长老会所作的一切决定、所下达的所有指令也全部公布于世。当然了,尽管赵铁超公布了几乎所有的事情,但是仍有许多秘密没有公开。有些是国家机密,有些则是图清风根本就没说出来,不为世人所知。调查报告陈诉整整进行了一上午,当这个冗长的报告结束后,尽管所有人员均疲惫不堪,但是没有人抱怨这个报告冗长,因为这个报告使所有人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也让所有人都了解了目前的形势。经过半小时的休会后,赵铁超终于庄严地宣布了结案结果:“各位尊敬的议员,我们十七名委员用公正、理智及一颗爱国的心,最终一致做出了如下结论:一、国王图尔未经两议会批准,秘密派兵出国参战,虽然是出于维护国家的观点并且也没有造成重大损失。但是,我们一致认定国王陛下违反了国家宪法。二、王族长老会做为主要策划者及实施者,他们的行为触犯了国家宪法。三、清风伯爵图清风是此次事件的直接执行者,他的行为触犯了国家宪法。四、出国参战的金龙武士、黄金凤武士、精锐武士及军医共计七百零七人不承担任何责任。”说到这,赵铁超取出了一个密封的信函,缓缓举了起来。诺大的议会大厅鸦雀无声,气氛很凝重。所有人都盯着赵铁超手里的信函,神情严肃。赵铁超肃穆地说:“现在,我将调查委员会提出的议案呈交议会表决。至此,调查委员会的职责已经全部完成,感谢两议会对我们的信任。”说完,他走出发言台,和走上来的十六名议员并列,然后一起向在场的数百名议员深深鞠躬。所有议员起身,对这十七个人报以热烈而真诚的掌声。赵铁超将议案呈交给了议会主持人武杰,然后和那十六人走下了前台。武杰仔细地将信封打开,取出了一张纸,念道:“调查委员会根据调查结果,做出如下提议:国王图尔、王族长老会全体成员、清风伯爵图清风应当承认触犯了国家宪法,并立即向王族议会、民众议会及全国人民道歉!”武杰话音一落,全场顿时掌声如雷,许多议员甚至不顾身份地欢呼起来。图尔的脸上充满了欣慰的笑容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图清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但是从他的眼睛里明显可以看出有欣然之色。王族长老会的十二名长老及所有的政府官员均面带喜悦的笑容,相互握手以示庆贺。最大的麻烦终于结束了——轻轻松松地结束了!武杰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端坐一旁的那十七名调查委员,然后猛烈地敲击肃静锤。“当!当!当!当!”随着肃静锤发出的巨大声响,混乱的场面渐渐安静下来。武杰严肃地说:“大家肃静!请注意会议并没有结束!”大家安静下来,听武杰的发言:“现在,两议会对调查委员会的议案进行表决。”表决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五百四十二票赞成、十一票反对、两票弃权,最终以压倒性的结果通过了调查委员会的议案。表决结束后,国王图尔首先发表声明,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承认自己触犯了国家宪法,并对王族议会、民众议会及全国人民表示深深的歉意。随后王族长老议会十二名长老也一一公开道歉,承认违反了国家宪法。最后图清风面无表情地承认违反国家宪法,并公开道歉。这一切使他觉得很无聊,所以自始至终他的眼里都带着嘲弄的神色。调查委员会的议案通过后,就开始表决是否接受几个议员提出的弹劾议案。结果不言而喻——五百四十四票反对,两议会驳回了弹劾议案,结果就是图尔根本就不会遭到弹劾。图尔趁热打铁,向两议会提交了出口一批重金龙甲盾、龙甲护心、重金刺龙弩、龙甲战车给新世帝国的议案。前三样军火没引起什么麻烦,只是龙甲战车的出口令众议员颇有争议。图尔、图和、图龙三人颇费了一番口舌终于说服了议会。但是议会仅仅同意出口“豹型”战车,而不是图清风所希望的那种最先进的“龙型”战车。关于公开出兵新世帝国的议案倒没费什么事,似乎所有的议员都认为必须维护国家的神圣,给予敌人最严厉的惩罚是刻不容缓的事情。因此,最终确定的出兵人数并不是图尔提出的五万,而是二十五万。十五万预备役精锐部队、十万混编陆军。这两项议案的最终结果图清风当时并不知道,因为他并没有参与议会表决的权利及资格,所以调查结束后就离场了。当议会结束后,图尔告诉他这两个结果时,图清风颇为感到有些意外。凝视着窗外的新绿,图清风用嘲弄的语气喃喃地说:“春天,总是躁动的……”

  瑞信发表研究报告表示,由公共卫生事件使业务中断及外汇疲软,该行将友邦(01299)每股盈利预测下调2-8%,将目标价由88元下调3.4%至85元;维持跑赢大市评级。

原标题:TES深夜团建,阿水调侃karsa,97年的老东西赶紧回去睡觉

,,真人美女棋牌游戏
posted @ 20-06-04 06:04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能提现的手机麻将游戏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